「泥公仔」
有殺錯 冇放過
猥瑣男人
基佬扮羅密歐
晚飯顯派頭
好色男兒
牧師兒子二世祖
惡人自有惡人磨
賤人極品
再見日本美少女
受過教訓之後
暫停一周
來討債的賓佬
我和前度男友
有個約會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鐵漢柔情
改頭換面追女仔
我是第三者?
拈花惹草也要講技巧
令男人們暈浪的女人
你離了婚沒有?
真正大丈夫
師奶殺手的殺手
現實生活的師奶殺手
的士司機也可以很有趣
回想當年兩名師奶殺手
男人睡覺大過天
追女仔搵命搏
拒絕二奶誘惑
又一個鹹豬手
女人對男人的十大恨 (下)
女人對男人的十大恨 (上)
發達不忘糟糠妻
令艾菲感動的男人
難分真假Gay民
男人最愛蠢女人
武大郎扮潘安
「男人」這東西
新娘(下)
新娘(上)
癩蝦蟆想食天鵝肉
我愛肥女人
問題男人
垂頭喪氣
找外遇宣言
再見舊男友
我係艾菲
男人的半生夢想
星期日:
小女子,多心事
星期一:
儀情篇
星期二:
賽翁得馬
星期三:
未來未有來
星期四:
尋找寓言
星期五:
女兒喧
星期六:
刀劍若夢

新娘(下) 9/22/2001

天氣開始涼了,早晚金風送爽,還臨近中秋節,註冊處門外這幾天特別熱鬧,都趁良宵佳節締結盟約。

小媚在灌木草叢旁碰上那中年女子,今天她穿上連身碎花裙,活像個青春少艾般向小媚報以燦爛的笑容。

昨夜的委屈驀然湧上心頭,小媚不自覺地來到她身旁。

「你還在等他?」

中年女子堅定地頷首。

「他曾約定會在這媯尼A?」

只管點頭,比第一次還費力。

「他愛你嗎?」小媚注視著那女子的一雙瞳孔,內堣洉M出自身悲涼的感情創傷。

那女子頃刻呆住,歎了口長氣,靈光一閃,前塵都恢復過來。

「他說過愛我,千叮萬囑我要等他,他一定會和我結婚。」她吐出心底深處,不曾有人能夠,有人願意體會的感受。

小媚坐下來,出於自憐多於同情,希望多聽一些她的往事。

「他說過待事業有成便與我結婚,於是我便把所有積蓄都給予他,可是……」她抱著頭搖晃,可怕的記憶令她失控。

「他說過會在這堜M我結婚。」每句話都離不開那個「他」,可知曾是刻骨銘心。

愛情孤注一擲,若非本利歸還,便滿盤皆落索。

「他沒有來。」小媚喃喃自語,結局已清楚不過,只是主角仍在自欺欺人,也許是愛得太深,局外人的好言全變成詛咒。

「我會在這媯奶U去,他答應過娶我。」她眺望藍天,仍充滿憧憬。

「多添點衣,不要著涼,他會擔心的。」小媚明白她不會醒來,太愛一個人如吞下慢性毒藥,天天蠶食,漸漸身不由己。

表妹結婚那天,家偉沒有出現,他推搪說要回內地協商事務,小媚也沒有惱他,只是默默承受一次一次的背信。

「對不起,內地的人很難纏,我想還是不能立即回港。」家偉在電話另一頭急促地報告苦況,繪影繪聲,生怕小媚不肯相信。

「算了罷,你不能回來,我也不能強迫你。」小媚有點死心,但情感還在掙扎,希望為自己找個下階的藉口。

「我回來時必定親身登門請罪。」

仍舊輕佻,可是已不再受用,她需要承諾。

「不用了。」說罷便把電話筒放下,沉重地卸下責任。

很多人與事都改變了,只有那中年女子依然守候。

小媚在辦公室堙A看著那女子披上白色嫁衣在門外被警察盤問,像兩個世界的人互不相干,卻發現彼此的命運不期然踏上同一軌跡。

小媚鼓起勇氣走近他們,便已聽見那女子喋喋不休地訴說前塵往事。

「我是從台灣來的,我約了男朋友在這媯虪U結婚,這堿O沙田婚姻註冊處,我沒有弄錯。」

「那你的男朋友在哪堙H」警員不耐煩地說。

女子語塞,仿似午夜夢魘,突然驚醒過來,回首歲月經已傷痕纍纍。

「不要難為她。」小媚衝上來,傷感地哀求。

警員轉身來凝望著她,問道:「你認識她嗎?」

「不,但請你不要難為她。」小媚提高了聲調。

「我沒有必要刁難她。」警員微笑回答。

小媚噙住淚水,強忍悲愴,彷彿目睹沒有結果的悲劇。她身處其中,欲言又止,不停反問自己在這場悲劇中究竟能扮演甚麼角色呢?

警員帶走那女子,她很落寞,美夢給陌生人戮破,回到血淋淋的現實堙A故事原是人財兩空。

小媚一直盯著她的背影消失在繁鬧的人潮堙A也許她會再來,也許永不會回來,像失去熟悉的朋友,兩眼一紅,百般滋味在心頭。

離開工作的地方,百無聊賴,她獨自逛街,家偉常埋怨工作忙,連抽空吃頓晚飯的時間也沒有,小媚經已死心。

走進一所服裝店,隨意拿了件衣裳試穿,就在試身室內聽見外頭一個女子正向男友撒嬌。

「我不理,你說過送給我的,怎可以抵賴。」

「好罷好罷,一切都依你好嗎?」

小媚如遭雷劈,頃刻雙腳一軟,便跪倒在地上。

這聲線不會弄錯的,八年的相處,怎可能錯認!

她敞開門,誓要看個明白。他們背著自己,站在收款處前,男的輕輕抱著女的腰肢,女的放聲大笑,毫不忌諱。

一切也來得太倉卒,逝者如斯乎,無法挽回,也無能為力。

家偉不想結婚,真正的原因到今天小媚始了解。

家偉輕挽少女的手臂,轉身時發現小媚,目瞪口
呆。小媚沒等他反應便已逃出店外,輕抹淚痕,讓一切都掉到身後。

婚姻無望,但每天還得為世間情侶辦理終生大事,偏偏桃花依舊,人面已全非。小媚拒絕家偉的約會,一切再清楚不過,家偉也省卻解釋,八年的感情如花開花落,猶如春去夏來,秋收冬藏,全是自然定律般冷酷無情。

天若有情天亦老,可惜她只是凡人,無可奈何。

那女子也再沒有出現,人生也許就是這樣,根本誰也不必為誰等待,在愛情的關係中,只有勝利失敗,沒有多勞多得。

結束了八年的感情,連家人也覺得惋惜,卻不解當事人彷彿甚麼也沒發生過,仍舊生活,愈發令人擔憂。

是看破世情,也是接受厄運。

小媚午膳時獨自在快餐店嚼漢堡包,身旁驀地有人輕聲招呼。

「你好嗎?」一名警員坐下來。

那天中年女子給押走時,身邊的就是這位警員。

「你是註冊處的職員嗎?」他搭訕道。

小媚點頭,不捨追問。「那個女子如何?」

「已經送她回台灣了,臨行前還不斷嚷著要等男友結婚。」警員傷感地說。

世間愛恨有時候根本無理可說,問題在於你願意與否。

「我叫何定心。」他伸出手來。

小媚微笑,也許一切也可能發生。

愛原來很美,只要你願意沉迷。



主頁 | 熱點專題 | e-Columns | 電子書小百科 | 免費下載 | 搜尋電子書 | 我的戶口 | FAQ | 關於博學堂
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bout this site to webmaster@chinesebooks.com
2003 Chinese Books Cyber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