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公仔」
有殺錯 冇放過
猥瑣男人
基佬扮羅密歐
晚飯顯派頭
好色男兒
牧師兒子二世祖
惡人自有惡人磨
賤人極品
再見日本美少女
受過教訓之後
暫停一周
來討債的賓佬
我和前度男友
有個約會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鐵漢柔情
改頭換面追女仔
我是第三者?
拈花惹草也要講技巧
令男人們暈浪的女人
你離了婚沒有?
真正大丈夫
師奶殺手的殺手
現實生活的師奶殺手
的士司機也可以很有趣
回想當年兩名師奶殺手
男人睡覺大過天
追女仔搵命搏
拒絕二奶誘惑
又一個鹹豬手
女人對男人的十大恨 (下)
女人對男人的十大恨 (上)
發達不忘糟糠妻
令艾菲感動的男人
難分真假Gay民
男人最愛蠢女人
武大郎扮潘安
「男人」這東西
新娘(下)
新娘(上)
癩蝦蟆想食天鵝肉
我愛肥女人
問題男人
垂頭喪氣
找外遇宣言
再見舊男友
我係艾菲
男人的半生夢想
星期日:
小女子,多心事
星期一:
儀情篇
星期二:
賽翁得馬
星期三:
未來未有來
星期四:
尋找寓言
星期五:
女兒喧
星期六:
刀劍若夢

拒絕二奶誘惑 12/15/2001

近年來,做生意的人紛紛跑進中國開拓市場,賺祖國大錢。在賺錢之餘,同時也讓別人賺錢。你看,每月不是拿錢回去貼二奶?又交心,又交金。

那些二奶一族是否真的如此值得定期繳款?

艾菲認識的男性朋友們雖然不是一定不會包二奶,但卻肯定他們不會包大陸的二奶。要求水準不同嘛,在港包的又不同。因此,艾菲暫時還沒有足夠的渠道去搜集關於包二奶的資料。

不過,最近與一名經常要即日往返深圳、香港的年輕商人漢斯共進燭光晚餐時,他卻向艾菲透露了他的暈浪經歷。

話說漢斯為了要代表公司到深圳商洽一筆生意,近兩個月每星期總會到該地兩次。我恃熟賣熟的問漢斯有否因利成便,令一些深圳女子也做成生意?

好一個漢斯,他竟然面紅起來(尚有記得面紅的男人?真教艾菲看得目不轉睛,活像一個覬覦著唐憎肉的蜘蛛女妖般!),因為他本身是一名罕見的乖男生,對於那些聲色犬馬的玩意絕不惹上身。我不禁在想……也許他的老闆就是看中了他這一點,所以才會派他到深圳工作!起碼不會惹上桃色麻煩嘛。

不過,他卻在飲了兩杯紅酒後,禁不住告知艾菲他的一段小插曲。通常都是即日來回的漢斯,在一個星期五決定留一晚,好等在星期六可以到世界之窗一開眼界。於是,駐深圳的一名男同事便一盡地主之誼,陪他吃晚飯,之後,又跟他喝一杯。

也許吃得不夠飽,那名職員在凌晨十二時多又喊肚餓,叫漢斯陪他去消夜,漢斯見人家盛意拳拳,便去了。凌晨一時,走進一家名為「旺角」的海鮮酒家,甫坐下,漢斯先來瀏覽四周環境,看看深圳的夜市情況如何。但還未看到要看的,先看到的卻是更令人想看的……

「怎麼會有這麼多美麗的女人同時坐在一家酒家之內?」漢斯仍然非常疑惑。「從這些女人中胡亂挑選一名出來,也比香港小姐漂亮。」他酒後大膽地吐了真言。艾菲也曾有幸到深圳目睹過當地的「美女」,發覺她們都是「男人會暈浪,女人嫌放蕩」的北方佳麗。她們的樣貌打扮都非常相近!不自然兼化濃妝,但男人們卻很容易被這些表面條件所吸引。

漢斯是好人,但卻仍是男人,還是正常的好男人,所以也不可以怪他暈浪。忽然一位坐在他鄰桌的女子向他笑了一笑,不用漢斯形容,也不用我在場,只單看他現時在回憶的那副魂魄也不齊的模樣,我也想像得到他當時的「冇命」樣(幸而艾菲沒視漢斯為獵物之一,否則在與艾菲燭光晚餐之前竟敢暈其他女子的浪,此人一定會從此被列人艾菲的黑名單內)。

不過,漢斯「冇命」還「冇命」,理智還是有的,「什麼女人會在凌晨一、二時,還濃妝艷抹的與一些看來並非體面的男人坐在一起炒蝦拆蟹?」漢斯當時便反問了自己。很快,他便目不斜視,雙目只望著桌上的魚蝦蟹了。

「不過,艾菲,」漢斯直當我是讓他告解的神父般,「說實話,我真的很慶幸自己不用長駐大陸,我見她們一眼也如此『冇命』,何況長駐在那兒,每天受盡引誘。我不要考驗自己!」

一般男人都高估自已的定力,我卻低估了漢斯,不去接受無把握的考驗才是聰明人。

正是

大陸女人唔去試
一見冇命佢最精






主頁 | 熱點專題 | e-Columns | 電子書小百科 | 免費下載 | 搜尋電子書 | 我的戶口 | FAQ | 關於博學堂
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bout this site to webmaster@chinesebooks.com
2003 Chinese Books Cyber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