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公仔」
有殺錯 冇放過
猥瑣男人
基佬扮羅密歐
晚飯顯派頭
好色男兒
牧師兒子二世祖
惡人自有惡人磨
賤人極品
再見日本美少女
受過教訓之後
暫停一周
來討債的賓佬
我和前度男友
有個約會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鐵漢柔情
改頭換面追女仔
我是第三者?
拈花惹草也要講技巧
令男人們暈浪的女人
你離了婚沒有?
真正大丈夫
師奶殺手的殺手
現實生活的師奶殺手
的士司機也可以很有趣
回想當年兩名師奶殺手
男人睡覺大過天
追女仔搵命搏
拒絕二奶誘惑
又一個鹹豬手
女人對男人的十大恨 (下)
女人對男人的十大恨 (上)
發達不忘糟糠妻
令艾菲感動的男人
難分真假Gay民
男人最愛蠢女人
武大郎扮潘安
「男人」這東西
新娘(下)
新娘(上)
癩蝦蟆想食天鵝肉
我愛肥女人
問題男人
垂頭喪氣
找外遇宣言
再見舊男友
我係艾菲
男人的半生夢想
星期日:
小女子,多心事
星期一:
儀情篇
星期二:
賽翁得馬
星期三:
未來未有來
星期四:
尋找寓言
星期五:
女兒喧
星期六:
刀劍若夢

新娘(上) 9/15/2001

(艾菲外遊,三星期將連載短篇小說)

事情真的鬧大了。

警員在婚姻註冊處門外盤問那個孤獨的新娘,她傻兮兮地笑,彷彿不覺得是甚麼一回事,而過路的人紛紛駐足觀看,畢竟這城市太沉悶,突如其來的獨幕劇為毫無起伏的生活帶來點點震撼。

小媚坐在註冊處內,仍然趕著為無數情侶辦理登記手續,然而她隔著玻璃窗盯住外頭的一舉一動,心堻漱ㄣ蟋M為那新娘焦急了,新郎永遠不會來,而她卻仍然默默等待,只有小媚明瞭這個身披嫁衣,腳踏拖鞋的新娘心堜|存著一絲希望,她愛的人,她相信新郎終有天會出現在這堙C

三個月前的某個雨天,小媚埋首工作時,忽然琉璃窗給敲了數下,她抬起頭來,看見一個架著粗邊眼鏡,滿頭鬈髮的中年女子向她微笑,四十多歲的女子,一臉稚氣,又似乎掩蓋了很多風霜。

「小妹,請問有沒有一個郭猶太的人來這媯n記結婚。」她瞪大兩眼,像耗盡全身氣力,道出一字一詞。

她說普通話,對小媚卻一點也不普通,聽得懂,但說不好。

「有沒有登記號碼?」小媚回應。

她滿腔熱情給冷冷回應撲熄了,垂下頭來,也沒有理會小媚,轉身便往外走,步履蹣跚,異常蒼涼。

「小姐!」小媚不知箇中原因,大聲叫喚。

身旁的同事忙上前來,向著小媚偷笑,似幸災樂禍。

「那個女子已來了半年,常常找一名叫郭猶太的男子,看來倒像個棄婦。」

她站在門外的公園張望,身邊有穿上典雅婚紗的年輕女子,滿臉春風,依偎在愛人肩頭上,傲視世俗一切,享受著人間美好的時光,而她的背影便更形蕭條。

「那究竟有沒有一個郭猶太的人?」小媚好奇地問。
同事們都搖頭。

「大概是想瘋了,每天都站在這埵u候,風雨不改。」一名女同事憐惜地說。

小媚回首再看,已失去了她的蹤影。

下班後與男友吃晚飯時,談到白天那個女子的事,家偉只隨便搭訕,始終心不在焉,小媚猶自惦念著那個弱女子。

「我總覺得她有段耐人尋味的往事。」

「這樣精神病女子在我們的社會埵h得很,不必為她傷神。」家偉只顧吃著焗豬扒飯,連頭也沒抬起來。

他們拍拖已八年,像老掉牙的愛情故事,青梅竹馬,細水長流,但激情欠奉。近幾年,家偉拿出積蓄搞點小生意,工作忙得不可開交,約會減少了,忽然彼此都陌生了。

「表妹下月結婚,還會在我工作的註冊處登記。」小媚試探著他。

「你的表妹不是還很年輕嗎?」他終於第一趟正視著小媚,兩眸交接,小媚打從心底打了個冷顫。

「她比我少四歲,今年也二十四歲了。」小媚傷感地說。

家偉也洞悉小媚的心意,但事業對他來說始終沒有甚麼東西能代替。

「結婚結婚,結完便會『分』,兩個人快快樂樂便足夠了。」

「你總是這樣說,結婚是你對愛人的承諾。若你愛她,便應給她一個名分。」小媚漲紅了臉地爭辯。

「你不要生氣,我也沒說過不娶你,只是待我的生意有點起息才考慮好嗎?」家偉嬉皮笑臉地回應。

「算了罷,我不能強迫別人娶我。」小媚沮喪地自怨。

她別個臉去,兩眼含著淚,卻不容它淌下。彼此都沒有再談話,吃了一頓長達半世紀的晚餐。

(待續)



主頁 | 熱點專題 | e-Columns | 電子書小百科 | 免費下載 | 搜尋電子書 | 我的戶口 | FAQ | 關於博學堂
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bout this site to webmaster@chinesebooks.com
2003 Chinese Books Cyber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