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公仔」
有殺錯 冇放過
猥瑣男人
基佬扮羅密歐
晚飯顯派頭
好色男兒
牧師兒子二世祖
惡人自有惡人磨
賤人極品
再見日本美少女
受過教訓之後
暫停一周
來討債的賓佬
我和前度男友
有個約會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鐵漢柔情
改頭換面追女仔
我是第三者?
拈花惹草也要講技巧
令男人們暈浪的女人
你離了婚沒有?
真正大丈夫
師奶殺手的殺手
現實生活的師奶殺手
的士司機也可以很有趣
回想當年兩名師奶殺手
男人睡覺大過天
追女仔搵命搏
拒絕二奶誘惑
又一個鹹豬手
女人對男人的十大恨 (下)
女人對男人的十大恨 (上)
發達不忘糟糠妻
令艾菲感動的男人
難分真假Gay民
男人最愛蠢女人
武大郎扮潘安
「男人」這東西
新娘(下)
新娘(上)
癩蝦蟆想食天鵝肉
我愛肥女人
問題男人
垂頭喪氣
找外遇宣言
再見舊男友
我係艾菲
男人的半生夢想
星期日:
小女子,多心事
星期一:
儀情篇
星期二:
賽翁得馬
星期三:
未來未有來
星期四:
尋找寓言
星期五:
女兒喧
星期六:
刀劍若夢

垂頭喪氣 8/18/2001

與我艾菲同住一層樓的有數戶人家,當中自然是有老有嫩、有男有女。

其中一戶,是一對夫婦及一個兒子,夫婦的年紀約三十多四十歲,兒子大概唸小三、四吧。

驟眼看來,這一家人也沒有什麼特別----看真些,說真,竟然也沒有什麼特別。

這就是令人感到討厭之處了,大家都知我最擅於看男人,偏偏這個男人是如此普通尋常,簡直令我覺得悶蛋至極。

他怎樣普通?短髮、五呎六吋、架副膠眼鏡、穿件恤衫西褲飛機恤,連西裝也不穿,領帶也不掛,每天八時半上班,六時返家。

這樣的男人,全個灣仔區可以找到一萬九千五百七十二名。

是不是令我覺得悶?我連他的五官也記不起來!這樣普通,怎樣才會記得清楚?

不過,當他的太座出現在旁時,我卻忽然覺得有一樣東西是他的特徵----經常垂下頭來,不敢仰視。

這也難怪,他的妻子也委實令他不可仰起頭來----這個女子若在家的話,永遠傳來其罵兒子的聲音:『你還不去做功課?你只是顧著看電視?你幹嗎不穿外套?你怎麼不吃飯?』永遠是一連串反問語,我總覺得她好像把英文的"Don't you ...?"翻譯成中文。

這位太太也自然把這套"Don't you藝術"應用在御夫之術上;在走廊等電梯時,我總是聽到她在問:『怎麼你不買點鹽回來?你是否不想去這頓飯局?你不是想睡了便算吧?....』

總是那麼否定的去問問題。

久而久之,我發覺太太越否定,丈夫的頭便越垂得低。

在他身上,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永遠不會看到有一種氣度叫做男士氣概,亦肯定這種人,萬一偶爾不小心被神仙賜贈男子氣慨,也會結巴巴的問一句:『請問怎樣用這男子氣慨?』

渾身就是一堆腐爛了的模糊混沌物。

我也可以想像到他在公司的模樣(連西裝也不用穿去上班的男人,大概也不會位高權重吧?(對不起,我始終是對西裝有特殊癖好和崇拜狂。)

這樣的男子,大概在公司內也是頭也不會抬高些小的─習慣是不容易改的。他應該是同事心目中的好好先生吧?什麼都會回答好好好。替我這樣?好好好。幫我那樣?好好好。當然好,因為沒有殺傷力。

可是,這樣的一個『好』人是多麼的令人悶得想吐呀!我艾菲可以容忍壞男人,但卻不可以忍受悶男人,尤其亳無丈夫氣概的悶男人。

每次看著他的妻子在『哦』得他的頭越垂越低時,我總是一臉目不斜視,眼睛繼續望著電梯正在跳動的數字;然而,心中卻在nasty地想著給這位太太一個忠告:『太太呀,你知否你這樣『哦』他,不單把他這個頭越『哦』越垂下,他的另一個頭大概也會從此而繼續垂下,不能再抬起來了!』

我難道有說錯?這是正常男人的心理及生理反應啊!

正是:老婆越哦頭越低
今世晤會再發威



主頁 | 熱點專題 | e-Columns | 電子書小百科 | 免費下載 | 搜尋電子書 | 我的戶口 | FAQ | 關於博學堂
Send comments and questions about this site to webmaster@chinesebooks.com
2003 Chinese Books Cyberstore. All rights reserved.